尤文图斯赛程-尤文图斯球员名单

热门关键词: 尤文图斯赛程,尤文图斯球员名单

糖衣姐姐,婚姻的真谛

2019-11-26 14:12 来源:未知

图片 1糖衣姐姐的老公是她的大学同学,说不上什么性格,跟人聊天的时候也能爽朗的大笑,但就是有点怪。比如他跟人说话的时候很少有目光的交流,好像坐立不安似的,身体动个不停。有几次,他还自言自语,回头看,其实后面也没有人。其他的没看出太多的异样。一天我游泳回来,上楼的时候正遇见糖衣,她正在敲我家的门。听见脚步声,她回过头看见我,眼睛里掠过一道不易察觉的惊喜,然后磕磕巴巴的说:“你干嘛去了?家里没有人吗?我敲了半天没有人。”我笑了,说这大白天的不都上班去了吗?只有我这个大闲人在家。我开了门让她进去,边换鞋边看着她。她画着精致的妆容,美的让人心醉。我把游泳衣仍在洗衣机上,随手拿着条毛巾擦头发。糖衣看着我,抿着嘴很浅的笑着,我说:“糖衣你过得好吗?”她没吭声,我又问了她一遍,她抬起头看看我,说:“现在你姐总不在家,有了男朋友就不认我了,有话也没人倾诉了。”说完浅浅的笑了。我擦完头发坐在她身边,说:“那你跟我说吧。”她有点紧张的侧着头,没有看我说:“你懂什么,一个小孩。”我笑了,说:“你就比我大三岁,还说我是小孩,我也二十多了。”我第一次跟糖衣坐的这么近,我的心也扑腾起来,我忽然感觉我很喜欢她,她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那种羞怯,那样抿着嘴浅浅的笑的模样,让屋子里弥漫着女人的味道。但是我努力克制着自己,糖衣已经结婚了,我必须明白。我没话找话的让她给我讲一讲上大学时候的事。其实我就想知道知道她老公的情况。糖衣的表情有点犹豫,但还是轻声的说:“好。”必须肯定的是,糖衣是一位很多男人都会喜欢的小女人。无论是相貌,人品,还是个性,她无疑是一个不好遇到的好女人。具体生活里的细节我肯定是不知道,但这些大的方面足以弥补她的一些小瑕疵,所以大学期间追她的男生很多。她现在的老公跟她同年级不同专业,上大课的时候经常遇到,那时候她老公还是一位阳光大男孩,也在追糖衣的一队人里。或许是因为长得帅,攻势也很猛吧,把糖衣追到手了,他们在大学期间的恋爱成了很多人羡慕和谈论的对象,她老公也为此惹来不少来自男生的麻烦。从找茬挑衅,到动手打架他都经历过,也受过伤,眼睛下面的一道浅浅的伤疤就是当年打架留下的。糖衣最终也跟他在一起了。临近毕业的最后一个暑假,糖衣把她当时的男朋友,现在的老公领回家给父母看。可是不知为什么,糖衣的父母不同意他们在一起,说男方家是外地的,糖衣如果嫁到外地,他们做父母的不放心。她老公差点崩溃。糖衣的父母十分严厉,几乎属于说一不二那伙的,糖衣从小就胆小,虽然跟男朋友在一起了,可是父母不同意她也不敢说话。就是她的不说话让她老公以为她想分手,情急之下跑回了老家,跟父母说了这事。男方的父母疼爱儿子心切,登门跟糖衣的父母谈,糖衣的父母坚持自己的态度,他们就跟糖衣谈,而糖衣也不敢违拗父母的意思。过了几个月,一天下午,糖衣忽然接到男朋友父母的电话,说她男朋友病了,很重,希望她来看看他。糖衣不顾一切的自己一个人跑去了男朋友家。男朋友和他父母,妹妹一起来车站接的糖衣,回到家的时候,男方的母亲已经把饭菜做好了,好大一桌子饭菜。吃饭的时候,男方的父母对糖衣百般殷勤,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,只是让糖衣感觉十分意外的是,男朋友好像变了一个人,就像我刚才说的有点怪。糖衣问他父母怎么回事,他母亲说:“他自从听说你父母不同意你们的婚事后,就上了股急火,自己一个人天天在那抽烟喝大酒,糖衣啊,这就是一股火,你如果跟他结婚了,他就会好了,你还是爱他的是不是啊?”糖衣看着男朋友在那嘿嘿笑着,心理不知道什么滋味。她还是爱他的吧,否则她也不会动容了。为了这份感情,也是看男朋友为了自己成了这个样子,糖衣最终还是跟他结婚了。她老公倒不是很严重,就是有一点点怪,糖衣感觉如果以后生活平稳了,一切都在正轨上了,她老公还会像过去一样是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子的。可是当时的糖衣怎么也想象不到的很多麻烦出现在婚后的生活里,加上她父母原来就不同意,如今看到糖衣这样,都很是心痛。而她老公的怪没有明显的好转,后来糖衣的父母请来了亲家,二家人坐在一起商量了这件事,处于对她老公和糖衣的负责,他们还是认为终止这段婚姻的好,趁着二人还都年轻,该治病的治病,糖衣也应该有属于她自己的幸福。她老公的父母还是通情达理的,他们同意了。最终糖衣跟丈夫离婚了。讲到这里,我们都沉默了。天色已晚,我也该送她回去了。路上,我和她谁也没话了,快到她家的时候,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搂着糖衣瘦削的肩膀,捏了几下,然后站在她面前,看着月光下美丽的像一个小女孩似的糖衣说:“你不是想要找一个我这样的男朋友吗?”糖衣看着我,她眼睛里忽然蓄满了泪水,泪水在月光下闪着晶莹的光,泪水夺眶而出,她低下头说:“弟弟,有你这句话我就可以幸福一辈子了。。。”她的身影在我眼前,直至消失在我的视线里,之后我又跟她说过很多次,她依然只是笑笑,摇摇头。再见糖衣,是在我临出国的时候,据说她后来嫁给了一个大学讲师,人很好,脾气也好,对糖衣十分疼爱娇惯,我那时也结婚了,我妻子说,糖衣是她见过的最美的女人。

《婚姻的真谛》婚姻是比爱情更复杂的感情关系,一旦置身其中就不那么容易摆脱。说摆脱难免有贬义之嫌,这不是笔者本意。一段关系若是好,没人想出来。准确说,男女关系的定位,没有好不好,只有合适不合适。在你看来不好的,在人那里有可能视为珍宝。同一个人,跟了这人,可能一辈子不幸;跟了那人,却能幸福一辈子。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婚姻是一场豪赌。输了,自认倒霉。赢了,偷着乐。负责任的做法是婚前做好足够调查了解,然旁人的说法常不足为据,合适不合适,还得亲自体验,现身说法。初涉婚姻的男女喜欢将婚姻的期望值定得过高,不切实际地认为对方应该这样或应该那样,没有这样或那样,就特失望、特伤心,失落和挫败感油然而生。其实这并不能成为我之前说的豪赌中的赢或输,它不过是婚姻的必经之路,无论选择谁都会有的过程。关于赢了还是输了,没有到走到最后都不能下结论。别人不能,自己也不能。当你下结论时,你就真的朝那方向去了。赢了还是输了,跟别人无关,跟自己有关。幸与不幸,无需证明,心知道。有人说不合适不如早分开,长痛不如短痛。但换个角度看,磨得痛的地方,往往是对方一半,自己一半,人的骄傲让人不肯承认,而将责任全部推给对方。跳出事情本身来看,这种磨是有益的。赢了还是输了,说到底没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都还有走下去的心。婚姻缔结之初,一定是因为爱情。虽然开始的纯粹,不能成为最后的保障,却也是基础。之后产生的嫌隙,好过一开始就不牢的地基。裂缝可补,地基却是致命的。

图片 2糖衣是我姐的闺蜜,也是我们一个大院的,住在我们家后面隔一栋楼里。从小我姐出去到院里打开水,去饭堂买馒头的时候,总会叫上糖衣一起去,我当然像个跟屁虫一样,我姐上哪我都跟着。糖衣的父母跟我的父母是同事,俩家关系很好,糖衣有个哥哥,十六岁就参军去了之后,家里只有糖衣一个孩子,所以她成了我家的常客。遇到他父母科里晚上有急诊手术,她就在我家吃饭甚至睡觉。我妈疼她不比我和我姐少,她在我家就很随便,像在自己家一样。小时候她和我姐让我坐在一个小板凳上,给我一本漫画书,她们俩就给我梳小辫。我一个男孩子没有长头发可以梳,她们也硬是拿着橡皮筋给我的头发哪怕揪起来一小撮套上也算满足,经常弄得我吱哇叫唤,然后跟她们大发脾气,我小时候闹的时候特别夸张,踢凳子掀桌子的事都干得出来。她们俩就赶紧哄我,哄不好就拉着我去够衣柜上面的糖盒,给我吃奶糖以示安慰,让我消停下来,免得我妈回来问她们。尤其是糖衣,她经常俯下身,剥好糖纸把糖塞进我的嘴里,总是不忘亲亲我的脸蛋。上初中以后,糖衣跟我姐一班,经常来我家写作业。我那时还在上小学,放学回来像饿狼一样吃完饭就出去跟一帮院里的孩子疯玩。晚饭的时候我妈就让我姐和糖衣一起满院子喊我回家吃饭。但即使她们看见我,喊我,我也不回家,所以我姐和糖衣就经常到处追我,追不上的时候,糖衣就跟我姐说,“你从另外那个楼过去,我从这边过去,正好可以堵住你弟弟。”我就这样经常被她们堵住然后被拽着回家,我一路上吱哇大喊,回家之后就陷害我姐和糖衣踢我了,打我了,掐我了等等。其实人家什么也没干,但是我妈有时候会说我姐怎么又把我弄得吱哇乱叫。之后,糖衣每次跟我姐去堵我的时候,手里都会拿着一块糖,不是奶油的,就是橘子瓣糖,再就是水果味硬糖。之后我再也不闹腾了。一直到了上高中,糖衣跟我姐在一个学校但是不同班了。放学她们还是会一起回来,糖衣还是经常在我家呆着,她父母逐渐当上了教授,专家,变得比以前更忙了,似乎在我的印象里,糖衣就是在我们家长大的。小时候我从没有注意过糖衣长什么样,我只记得她手里的糖。她高中三年级的时候,我也初中三年了,有一次放学回家,一进屋我把书包往餐桌上一扔就去掀锅找吃的。锅里已经热好的饭菜还冒着热气,我拿出来坐在那里急急忙忙的开始吃,吃的时候似乎听见屋里有谁在哭。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,透过门玻璃看见我姐我我妈还有糖衣坐在一起,我妈还给糖衣拿毛巾擦着眼泪。我推开门,她们三个都转过头,我站在那里,第一次注意到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糖衣姐姐。她的脸小小的,莹白的,像个鸡蛋一样,鼻子发红,大概是哭的时候用纸巾擦鼻涕擦的,一双带着眼泪的大眼睛望着我,十分美丽的嘴唇略显发白,几縷头发垂下来被脸上的泪水粘住。我忽然感觉自己跟原来不一样了,感觉糖衣也跟原来不一样了。那一刻我忽然变得安静下来,不再像原来那么疯疯癫癫的了,我问:“糖衣,你怎么的了?为什么哭?”我妈和我姐却说:“去,去,臭小子,吃你的饭去,你明白啥。”糖衣没有吭声,我端着碗回到厨房接着把剩下的饭吃完,饭却没有了刚才的味道。此后,糖衣还是经常来我家,跟我姐一起写作业,也经常在我家吃饭,不像以前那样经常在我家睡觉了。我那时也忙着考高中,没有太多机会跟糖衣说话,她们俩也忙着高考。经常是放了学,我们各自都去院里的阅览室学习,周日一在家我就想睡觉,所以我周日去学校学习,就更看不见糖衣了。我上高一的时候赶上我姐和糖衣上大学,我姐考上的是上海的一所大学,而糖衣考上了本市的一所大学,也是很不错的。我高中考完了,在家疯狂的睡觉和出去玩以弥补我准备中考时的辛苦。快开学的时候,一天中午我还没睡醒,被几声敲门声弄醒,迷迷糊糊的开了门,糖衣站在门口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尤文发布于专项工作,转载请注明出处:糖衣姐姐,婚姻的真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