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文图斯赛程-尤文图斯球员名单

热门关键词: 尤文图斯赛程,尤文图斯球员名单

中国男人急需恶补的一门课程,每一个男人的背

2019-10-08 04:12 来源:未知

“我老婆和我有二十年的快乐时光。然后我们相遇了。”(意外结局法。还以为二十年快乐的婚姻,原来是往事不堪回首!) 自嘲带着睿智的眼光,笑看人生几许风雨,是魅力男人不可或缺的一种修养。

记不起哪个混蛋说的:“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。” 哪用重复一千遍?重复五百遍以后,就可放之四海而皆准啦!谁也不会再去仔细推敲这些真理的真实性,而是十分放心地人云亦云下去。 就拿下面这句话来说吧: “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女人。” 乍一看好像说得十分在理,而且可以马上举出若干例子来:孙中山,蒋介石,比尔盖茨。。。。。。 可细细一想,似乎还概括不了成功男人背后的其他东西,比如说: “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丈母娘。” 做母亲的总是偏爱自己的女儿。当初女儿铁了心要嫁给这个臭男人,当娘的气得差点要和女儿断绝关系。偏偏这臭小子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就这么莫名其妙发达起来了,令这个当丈母娘的百思不得其解。 “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女人;这个女人的背后还有另一个女人。” 这就是坊间俗称的“包二奶”了吧? “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同学,逢人就说,“当年我们一块玩沙子。” 趋炎附势是人之常情。连牛顿都要找个巨人的肩膀站上去呢!这种心态和“搂着总理照个相”有异曲同工之趣。 “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酸溜溜的女人,逢人就说,“他算什么?我认识谁谁谁比他阔多了!” 是过气女友?同行对手?还是单相思的女秘书? 顺着这种思路想开,还可衍生出不少真理来: “每个成功女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傻瓜。” “每个失败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女人。” 哎, 大伙给说说看:像咱们这些既不成功也不算失败的男人,背后该有些什么呢?

我曾经天真地以为,闺蜜的情感永远会超过男人和岁月,男人可以在生命中来来去去,如同爱恋,如同婚姻,如同情感,但彼此了解相知的闺蜜确实永远地朋友。我甚至将这个自以为是的理念付诸行动上, 让闺蜜的利益高于其他人的利益。

中国男人不善自嘲。 这句话虽然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之嫌,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。 平心而论,这也不全是中国男人的错。 他们生活的中国,是一个缺乏弱者保护机制的社会。大家信奉的是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,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弱者永远处在社会的最底层。结果,谁都必须打肿脸充胖子,尽量和弱者撇清关系。即便是败絮其中,也必须金玉其外。谁都习惯为自己脸上贴金,而不愿意往自己脸上抹黑。 这个浮躁的社会,缺乏品味弦外之音的闲情逸致。因此,对自嘲只会作望文生义的直接解读,无法品味自嘲的深层意义。 自嘲,是中国男人急需恶补的一门课程。 当九十多岁的乔治伯恩斯自嘲“九十岁时做爱就像拿着根绳子打台球一样”,我们在开怀大笑之余,并不会因此而看扁他。 当罗尼丹格尔菲尔德自嘲“我的孩子长的好漂亮。都是多亏了我老婆有外遇”,我们不会嘲笑他戴绿帽。 当钟瑞沃斯自嘲“我们每次做爱前,我老公都要吃一颗止痛片”,我们益发觉得这个女人好可爱。 这就是自嘲的魅力。 自嘲是幽默的一种重要手段。自嘲的幽默,在于刻意的自我贬低,使听者因为拥有一种优越感而发笑。它可以缓和紧张的氛围甚至敌意,卸下人们的面具和盔甲。因此,自嘲是一种社交润滑剂和缓冲器。 王尔德说:“我们自我批评后,觉得谁也没有权利来批评我们了。”自嘲以后,我们反而可以理直气壮地去揭别人的短处,造成一种后来居上,居高临下的态势,因此,自嘲是一种化被动为主动的攻防策略。 善于自嘲的人会很从容淡定,可以真正地做到所谓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。”因此,自嘲是一种生活态度。 自嘲的奠基石,是高度的自信。敢于把自己的年龄,容颜,身材,婚姻关系,性能力都拿来开涮一番的人,已经不在乎或者不需要靠那些来赢得生前身后名了。 自嘲的幽默,多数会采用委婉或意外结局的手段来抖出包袱,让听者乍一开始摸不着头脑,紧接着才豁然开朗。例如: “有天晚上,我老婆身穿性感内衣,在门口和我见面。可惜,她是刚从外面回家。”(意外结局法。本来以为老婆风情万种来迎接他,原来是穿着性感内衣红杏出墙去了。) “有人问我们维持婚姻长久之道。我们每周下两次馆子。烛光晚餐,音乐,跳舞。她周二去。我周五去。”(还是意外结局法。原来以为夫妻双双出外烛光晚餐。原来是各自去偷欢。) “什么事到我们这就不对劲。我的心理医生说,我和老婆必须每晚做爱。这样一来我们连见一面都难了。”(委婉法。一开始会纳闷和老婆做爱肯定要见面的呀。仔细一想,原来,夫妻早已同床异梦了。鱼水之欢必须另找他人。所以连家也回不了啦。) “我的婚姻又触礁了。我老婆刚和男朋友分手了。”(这更意外了吧?老婆有外遇时,婚姻反而相安无事!) “我们分房睡。我们分开吃。我们分头去度假。我们力尽所能来保住婚姻。”(自相矛盾法。同一屋檐下,各有各精彩), “我老婆原来很怕黑。自从见过我裸体后,她很怕开灯。”(这么委婉地形容男人的不堪入目,也太损了吧?)

多少年以来,与玲曾经的友谊一直成为我心底的一块伤痛,每每想起来都是酸楚。记得最初与玲断交的时候,我很长一段时间还为此流过泪,伤过心,那种感觉犹如失恋。 但是,我没有预料到我们真的就从此不相来往了。我还记得最后一次看到玲场景,与彼此的对话,还记得我们生疏的眼神与举止,即便当时我的内心是多么的难过。我真的没有想到过,我与玲从那次相遇之后将永远成为人生中的两条平行线。

其实我们根本就是两股道上跑的车,我是典型的文艺青年,终其一生热爱文字,与书为友,愤世嫉俗,充满对时代的抗争与不屑。而玲确是典型的小家碧玉,对文化毫无兴趣,而对于男人却是充满了不动声色的手腕与周旋其中,游刃有余的能力。然而,当时陷于感情荒漠的我,对此毫无感觉,唯一需要的就是一个来自家乡的闺蜜,一个与我在感情与精神上可以互相安慰, 相互疗伤的朋友。

在纽约八年的时间里,我与玲的感情突飞猛进,一起在寂寞的时候游荡在纽约的街头,互诉寂寥的心情;一起出去与男人们约会,一起哭过笑过,一起嘲笑过男人,也一起诉说彼此的家长里短。只是,我们之间,从来没有过任何文化上的沟通,也没有过任何对时代愤世嫉俗的交谈,唯一联系我们彼此的就是流落他乡的孤独,以及彼此与男人交往所带来的各种感情与经验的交流和商榷。曾经一度,玲几乎成为了我看待男人的感情宝典,因为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如何做好一个有钱、有能力的男人专属的花瓶,而我从小的教育就是取得优异的成绩,靠自我奋斗成就事业。 对于男人,我没有玲的经验也没有她的手腕, 因此我甘拜下风。

曾经我们共同的敌人,是男人,而今,我们剩下的只有岁月的流逝,与对这种流逝的隐隐担忧。希望,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,玲也许还记得我,记得我们曾经是最好的闺蜜。也许,在经历了人生的沧桑与男人的悲欢离合之后,玲已然明白,我们共同的敌人,是男人和岁月!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尤文发布于专项工作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中国男人急需恶补的一门课程,每一个男人的背